津湾少儿影视基地津湾大剧院萤火虫传媒主创团队荣誉资质基地环境分支机构基地资讯津湾通告行业资讯童星成长计划郭家兴何书瑶黄怡畅朱家旭齐美轩吴雪恺丁泽旭王津玥于浩轩赵雨彤郭雨辰张思禹刘丰瑞杨淞淇郭怡澜田雨诺普俊皓王麒铭贺羿涵霍思琪孟凡森赵梓童孔唯懿王钧仪张伊珞刘欣昊张琛宝李星萱武新塬张梓沫翟芯然李明泽陈希佳杨紫涵刘宝奇李思齐郭梓瑶田洛熙杨子萱张晋瑞李思妍秦德航陈言心王添翼鲁泊然谭覃艺人风采成功案例吴尚衡王韵淇任婧瑄任婧荧郭子铭丁弘德张新明邓杰鸾王婧依王鸿杉齐如意陈可欣陈小龙纪翔丁弘毅孙沐含刘兴皓文庭润徐梓塬母皓淳秦艺洋张睿哲金傲宸马鹤桐王珺雯张锦仪张亦凡安君悦韩永烁朱子涵陈靖涵哈露雅张梓唯孙语童常安欣丁奕涵华佳麟冷昕彤刘季曈刘昀格宁纡琪孟祥钺宋文澜吴俊荣于沛妍于卓正张以忻我要报名李佳芮葛力文王千恒王艺焜牟祖贤高鹿鸣文澈丁思羽葛钊瑞魏瑄阳赵炯逸步临达郭嘉程赵云博彭瀚章田正铎沈子桐胡铭芮李梦瑶梁欣予杨馥禧茹雨萱张语轩陈品茹陈芷仪郭菁菁黄琳淅李瑾轩曹敬媛李奕譞梁栋宸梁馨予施欣怡田文皓袁梓钰郑羽浩阚雯筠高梓祎李骏李沛冉李妍熙马诚翌卢怡彤牛小乐潘立皓潘文俐任馨怡宋明禹孙钰栋汤锡晨王亚宣王梓墨吴雨宸谢嘉怡薛语涵杨小勇姚墨凡姚祥锦袁梓铭张继程张优赵艺萱史宇彤丛钰涵李适辰刘江昊吕舒婷戚浩宇袁宸志王玺臣夏泺涵赵梓萱余紫熙董思杨郭芮璇韩艺萱董逸隆卢思佳孙美娜孙一鸣田佳琦王梓萌王梓涵杨梓潇王梓菡翟国臣张艾鋆漪张芮萱张馨艺张语菲赵泯航李瑞轩李南伊李昕悦李子恒刘娜史朗王沐梓王心妍叶蕴涵于冰雪于诗仪张晨月赵翊博周宸辉杜嘉琪卢希吴伊然李孟泽马若晴戴沐希刘沐青刘应荻翟文骏张文馨杨昱铖兰欣怡孟诗雨赵芮涵王沫霖马美婷孙赫繁张芯语张杰雄赵泽玮陈思成闫禹含郭俊艺白琬瑜陈思翰何梓瑜牛鸿瑞王子跃翟希娅张靖宜祁田园王颢然齐若琳张芳绮张庭语芦禹诺王鹤璇王湉爱王湉博王昱颖熊紫涵王禹君张林熙赵思墨范家赫刘雨硕吕芸熙孟繁瑾林子越马赫瞳张珺涵张艾淼郭子涵李博文李子木姚泓旭黄家梁崔梦涵赵奕涵影视剧舞台剧儿童广告自制节目MV
微信订阅号
微信服务号
 

大导演们是如何爱上张译的?

发表时间:2020-11-10 10:10
去年的《我和我的祖国》和《攀登者》,张译刚受了核辐射又在冰山上瘸了腿,连着刷脸,然而一出了戏,他消失在角色里,一阵“张译要红了”的声音都还来不及发酵。今年他又以霸屏之势出现在沉寂已久的大银幕上。有观众提起了“张译要红了”的话题,不过以他的性格,这个话题还会在他下一个“霸屏”期到来之前被重提。只是这次应该不会太久。《八佰》之后《金刚川》,还有接下来的《一秒钟》,张译从一个被拒绝和否定的演员,终于成了大导演都爱合作的演员。
“不靠谱的演员都爱说如果”,这是张译写的书的标题。回看张译的演员路,充满着忍不住让人说“如果”的坎坷,但却是不说“如果”的执着,成就了今天的好演员。张译原名张毅,梦想是当播音员。
童年张译如果当初他没有在志愿一栏自信地只写下“北京广播学院”,他还是能上浙广的,播音员梦想仍可以实现,但张译不愿意想如果,他拒绝了复读。领了待业青年证,张译心里是失落的,只是梗着脖子不表现,父母忧愁,筹谋过后拧着他送进了哈尔滨话剧院表演班。那时候的张译对话剧、对表演都没有兴趣,原因是小时候有次学校组织看话剧,观演氛围极差——同学动来动去,校长大吼大叫,很恰好,那部剧就是哈尔滨话剧院排的。他初进话剧院抵触情绪极大,不好好上表演课,不交作业,整日游荡,游荡着游荡着,直到有一天,他安安静静地看了大庆话剧团和齐齐哈尔话剧团的两部剧:舞台上没有夸张的动作,只有跌宕的情节、起伏的人物命运,他深深地被演员的表演折服。他哭了。之后他跑进剧院资料室,没日没夜地看了2000多个剧本,甚至在那里打地铺。1997年春天,他前往北京,开始了艺考之路。中戏和解放军艺术学院的考核皆没有通过。张译不想放弃,在北京继续漂着,逐渐连填饱肚子都变得困难。最后硬着头皮给去面试过的战友话剧团打了电话……
《金刚川》首映日,张译公司安瑞传媒微博晒出了张译当新兵时的照片1997年,张译在北京有了落脚地,和其他15名同学,成为了战友话剧团学员队的新兵蛋子。表演老师彭澎一看这个班就觉得没指望,“孩子们太丑了。”后来观众想张译之前为什么没红,总会说张译长相不出挑。的确是不出挑,他连丑都丑得没特色。他们班上公认最丑的是“对眼丑矮子”——《武林外传》里的“燕小六”肖剑。张译和他关系很好。后来大家都去拍戏了,就张译没戏拍还跑龙套。大家都分到房了,张译还没排到。肖剑外出拍戏时,张译就蹭住肖剑的房。两个“实力派”聚在一起,聊未来,张译就明确了,自己只有努力这条路可走。
肖剑相比播音,张译在表演上的确没那么有天赋。他每次都认真准备,小品作业的剧本,一直磨到满意才能排演,布景道具也自己上阵,力求完美,可惜,临演时被自己的道具绊一跤,就是演不出来。单位倒是从他写剧本中看出了他的写作能力,经常委任他写公文。他很沮丧,在那些路人甲乙丙丁的角色里,他觉得也没法提升自己的演技啊。只是他还是努力去完成着这些角色。彭澎是个好老师,他没有放弃张译,并且不断鼓励他。后来张译在采访中说,“他一直在维系着我仅存的一点职业的自尊和自信。当我已经都觉得要向别人投降,我确实做不了演员的时候,是他不死心,永远在说你能做一个演员,是他给我的。”2000年,战友话剧团的编剧兰晓龙,写了一个剧本叫《爱尔纳·突击》,也就是《士兵突击》。彭澎当导演,让张译演“袁朗B”兼任场记。B角从没上过场,唯一有一次A角无法上台,团里还外请了演员,张译只好场记一干就三年。
话剧《爱尔纳·突击》宣传照2003年,话剧《爱尔纳·突击》演最后一场,老师彭澎也即将退伍了,酒后吐真言,他对张译说:“你们这拨人里,我最喜欢的就是你了……”张译刚要感动,他接着又说:“但是,张译,你不能再演戏了,你演戏就是个死。”被浇了一盆凉水,从头凉到脚。可张译不想放弃啊,没人找他演,他就自己写剧本。2004年,他写的剧本《文小姐·武将军》没被团里通过,却发表在了《剧本月刊》上。
转折点来了。康洪雷导演的《民工》开拍,副导演给张译打来电话,说他特别适合其中的一个角色。虽然是配角,这却将是他戏份最多的一次实战经验。同时,团里通知他新电视剧定了他演男三。终于可以不是跑龙套了!张译权衡之下辞演《民工》。谁料命运如此一波三折,不久,团里的剧换导演了,男三号又飞了。唯一幸运的是,《民工》仍对他敞开怀抱,他还是可以演配角中的配角。
电视剧《民工》也许是太来之不易,张译特别努力。后来康洪雷导演和他建立了良好的联系。2006年,康洪雷要导演电视剧《士兵突击》,内心里已定好让张译来演史班长。当时张译在许多剧组演小配角,已经演到27岁“高龄”,在《乔家大院》剧组,导演胡玫对他说:“一个男演员,到28岁再不出来,就洗洗睡吧。”听闻《士兵突击》要拍电视剧 ,对这部剧有着深厚感情的张译,给导演康洪雷发去了情真意切的自荐信——《我的请战书》。
他的意向是许三多,但接连的打击令他消沉,他写下:“导演,我的确是做梦都梦见过自己演许三多,但我也知道,可能他根本就不适合我,这只是我一个美好的愿望罢了。不管怎么说,能参加这部戏的拍摄,我就会很高兴了;就是没参加成,我也会很高兴的,最起码您看到了我心底里的话。谢谢!”最后的确没有演成许三多,但在28岁的“高龄”时演到了更适合他的史班长。
张译的导演缘挺好的,准确地说,他踏实努力的性格,让大家都挺喜欢和他合作。《士兵突击》火了,张译没有红,倒也没有把红当成一回事。心态不崩。他把这归功于在部队的艰苦训练。那时候他们除了上课、慰问演出,同样也要拉练,今天风风光光参加完演出,第二天归队正常训练,一点不能少。而他当文艺兵时所在的24军,正是《金刚川》中所描绘的金城战役的老部队。
张译在24军时的老照片在《金刚川》片场,张译不忘提点新人演员, “我会慢慢地把自己对这场戏的一些理解去跟比我年轻的同行朋友们去聊,有一天我忽然发现,这不就是当年我小的时候,那些前辈对我的帮助,做的那些事么。”无论是前辈、同辈还是后辈,导演还是演员,大家都很信任张译,爱和他合作,因为他敬业,令人放心。《士兵突击》里的战友陈思诚,做导演以后请了张译出演自己的第一部电影;康洪雷导演,张译的伯乐,和张译合作了多部品质电视剧,其中包括《我的团长我的团》。张译的好友,编剧兰晓龙在写这个剧本的时候,每个角色都是基本上对好了,孟烦了就是定的张译。
电视剧《我的团长我的团》又因为在《我的团长我的团》里的精彩表现,导演孔笙注意到了他,和他合作了《生死线》;他“加戏”,但不会让对手演员烦。《追凶者也》里他饰演的笨蛋杀手,在大巴车上睡着把人跟丢了,醒来气急败坏,转过头扇了坐在他旁边刚才互相靠着睡着的胖姑娘。这段戏就是他即兴加的,姑娘都懵了,但董小凤这个角色也立住了。
和赵涛搭戏,他也即兴“加戏”了。在《山河故人》里,他饰演的暴发户教喜欢的女人开车,结果人把他车撞坏了,他又心疼又要装满不在乎,刻意踢了车一脚,结果保险杠都掉下来了。这是他思考后给这个角色加的小破绽,他觉得会让其形象更加立体。
表演得到了贾樟柯的肯定,贾樟柯对他说“张译,能行的。”这成了张译印象最深刻的来自导演的夸奖。《山河故人》之后,他又在贾樟柯的《江湖儿女》中露面。除了贾樟柯,众多大导演选择和张译多次合作。2015年的《老炮儿》,不仅让管虎和张译结缘,也让在这部片里作为演员的冯小刚和张译结缘。管虎导演自不必说了,《老炮儿》到今年的《八佰》《金刚川》。而刚一起当过演员,2016年冯小刚就请他来了电影《我不是潘金莲》。
2017年,张译凭《鸡毛飞上天》获得了白玉兰奖的肯定,演主角,演排得上号的配角机会多起来,但他对待演戏,待人接物仍一腔赤诚,这也是打动导演和他多次合作的原因。拍摄《红海行动》,总在戏里演“瘸腿”的张译真“瘸”了,开机不久就骨折,而这部戏里有大量动作戏,张译硬是用打了石膏的腿扛下来了,还拒绝了导演给他找替身;拍摄《攀登者》,镜头在拍吴京的部分,但作为对手演员,张译还是在一旁全情投入,哭得鼻涕都流出来;
后来在活动采访上,吴京向他抛橄榄枝,问请他出演需要多少片酬,他回答:“给多少看人品,没有钱100元也行。”张译在自己的书里写为什么要改名,说自己没有妈妈那样有毅力,所以把“毅”改成了“译”。但从19岁笃定了要做演员起,他就没有改变过自己的道路,哪怕在这条路上遇到了各样的打击,不仅是机遇上的,也有能力上的。他的演员之路有很多个可以说“如果”的时刻。但他选择不说“如果”,希望做成个靠谱的演员。《士兵突击》火了以后,人们说张译是本色出演,他的回应是:“我不是史今,我没有史今那么好。”后来他一直尝试演不同的角色,正面的反面的都有。演《生死线》是他和编剧兰晓龙第三次合作,当时何莫修和欧阳让他挑,朋友们建议他选欧阳,欧阳是个好人,剧中的灵魂人物,但他身上很多东西和史今很像。兰晓龙建议张译演何莫修,何莫修单纯。刚拍完《我的团长我的团》,张译正处在复杂期,兰晓龙说想让他演一个快乐一些的角色,“兰晓龙给我的任务就是把自己变回简单。”张译这样理解,也认可了这个选择。
“史今、孟烦了、何莫修,无论是看小说还是看剧本,我都不认为他们应该由一个人来扮演。我就是我,很难从我的身上找到他们三个人的特点。”同样类型的电视剧里扮演三个不同的角色,张译紧接着是不断尝试家庭等题材,变换表演的方式。2006年《士兵突击》里史今班长的号啕大哭打动过不少人,时隔八年,2014年《亲爱的》里张译的哭戏又出圈了。在《亲爱的》里,张译演的是一个土大款,在找孩团里是精神领袖,史今在班里,也是大家的“家长”。史今转业,经过天安门,抑制不住地靠在战友肩膀上嚎哭,是“家长”失去“家长”的身份变回孩子;
韩德忠找孩子,是在无人的角落失声痛哭,别人的孩子都找到了,自己却希望渺茫,那是作为一个家长永不能卸下的重担,是成年人的心酸。
其中微妙,张译准确把握。时间历练了他,也最终证明了他的能力。每次“张译要火了“的话题跑出来,观众就会想起,张译是该拿个影帝了。其实,以他的“毅力”,得到奖项的证明,大概率只是时间问题。


联系我们
———
地址:天津市和平区津湾广场3号楼A门4层
天津市西青区绥江道81-2-22号天赋探索中心2层
电话:022-23219228
手机:18622363877
邮箱:18622363877@163.com
微信订阅号
微信服务号
会员登录
登录
其他帐号登录:
留言
回到顶部